小蝌蚪app苹果破解版免费下载

石矶将金灯举起,灯晕驱逐头顶黑暗,灯光照亮范围抬高一臂之距,密密麻麻的眼睛,石矶瞳孔收缩,脸色一白,三百年前那场险些令她丧命的鼠灾翻上心头。

“吱吱吱吱吱吱……”

密集至极的细密尖叫,一般人听不到,可石矶耳中却如万剑齐鸣,扎人脑髓,石矶抓紧金灯,身子一低,如猎豹一般一瞬暴发全身力量向井壁跃去。

“砰”

石矶撞上了井壁,石矶身体顺着井壁下滑,极力蜷缩,与之同时,她手中漫射的微弱灯晕也向内收缩。

“嗡!”

石针一瞬跳出了灯晕。

“吱吱吱吱吱吱……”

石矶一瞬被淹没,灯火完全被邪恶的黑暗淹没,血腥蔓延,井牢陷入了嗜血黑暗之中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诡异的声音响起:“怎么没有动静?”

“不会是吓晕了吧?”有人低声调笑道。

“第一次嘛,嘿嘿嘿……”

白嫩少女完美雪肤吹弹可破极度诱人

诡异的声音带着邪恶的尾音。

一阵寂静之后,又有声音响起:“新来的叫什么来着?”

“石矶!”有人回答。

“石矶道友……石矶道友……”

不知是出于何心有人轻声呼唤。

“何事?”石矶略显虚弱的声音传出。

四周一静,接着有人说道:“道友忍忍,等这些畜生喝饱了,自己就出去了。”

石矶背靠井壁,坐在略带弧度的井壁与牢底交接的冰冷边角,一个人坐在黑暗中咀嚼着危机过后的余悸,此时井牢完全笼罩在黑暗中,金灯熄灭了,是石矶灭的,她得节约丹火留作应付后面有可能出现的危机,蝙蝠吸血事件结合周围零星言语让石矶对天狱有了一个新的认识。

天狱不是好蹲的,并非只是苦寒,更有她现在还无法预知的险恶。

吞吐着血芒的石针在石矶头顶慢慢画着圈圈,此次危机全赖石针出力石矶才能安然度过,石针吸干了所有嗜血者的血。

“吱!”

一声尖锐至极的细鸣直钻人心。

半晌,井牢之上投下两道血色光束,光束探照牢底,找到石矶停在了她身上,石矶顺着光束看到了一双阴冷残忍的眼睛,也看清了眼睛的主人。

一个皮肤白皙几近透明,眼狭唇薄,长相阴柔邪魅的血衣男人,男人那双阴冷狭长的眼睛虚伪的盯着石矶笑,红红的舌头舔着薄薄的红唇,红唇开合:“好!好!真是好本事!本君的孩儿竟然一个都没剩。”男人舔了舔薄唇,“天狱很久都没来像这样的刺头了,本君很开心,真的很开心,希望不要令本君失望!”

石矶皱了皱眉头,他的声音太刺耳,好似被阉割过的鸭子,又似宫里出来的太监,装腔作势,阴阳怪气,令人恶心。

血衣男子伸出同样没有血色的白皙手掌,手掌一展,一条血红的长鞭出现在掌中,鞭纹密布,如蛇鳞层层排列,男子一抖红鞭,片片蛇鳞立起,狰狞恐怖,男子盯着石矶嘴角勾起一抹变态的兴奋。

石矶冷冷看了男子一眼,将金灯交于左手,右手展开,石针落入她掌中化作两尺石箭。

“啪!”

黑暗被一道红色闪电破开,石矶靠着井壁盯着抽向她的红鳞鞭一动不动,直至红芒临身之际,她脚一蹬井壁,手中石箭一瞬刺出,红芒擦身而过,石箭点中鞭端,鞭若惊蛇,一瞬倒射回去,比来时更快,红鳞噬主,一鞭一箭,立见高下。

“丢人!”

一个暴戾的声音插了进来。

“不要管!”

倒卷的红鳞鞭从血衣耳边擦过,本就脸色难看的血衣人因人一句话,阴柔的面孔扭曲起来,嘴角那抹假笑生寒,给人一种阴厉嗜血的邪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