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保存图片在哪

“多少人了?”

农历十八,周安安收完一个小学生家长交来的学费,问了一下旁边负责排课的陈柔和田恬甜。

人多了之后,未免学生课程之间有冲突,一个人排课都可能会有失误。

“小学部已经有128人了。”

看了看电脑上的排课表,田恬甜回答一句。

“这么多了。”

一直收钱还不觉得,周安安没想到小学部这么快就到了容纳人数的临界点。

再看了看面前的抽屉,一叠叠信封整齐地放在里面,每一个信封都代表了一个学生的学费。

这培训部,还挺赚钱。

“老板,我们真的只收140个小学生吗?初中部那边还是可以安排出一两个教室的。”

眼见生意如此之好,田恬甜为学弟老板出谋划策。

老板多赚一点,她们的工资才会提高嘛。

粉嫩清新可爱少女明眸齿白

“不行,初中部和小学部必须分开。”

对于学姐的提议,周安安也很心动,但是为了教学效果,依然忍痛否决了这个方案。

先前所余名额不多的消息,本是周安安自己放出去了,就是为了造成一个饥饿营销的假象,当然其中一部分也是事实。

没成想,效果好得有些出乎意料。

这年头的培训班刚刚兴起,哪里会有人嫌学生多,只要有学生报名,都会收下,几乎来者不拒。

可是状元教育刚开始就把场面铺得很大,第一个学期的学生人数堪堪达到了两百六十人,覆盖面极广。

加上周安安最初定下的基调,对于学生成绩的提高还是有不错的效果,口碑自然也就出来了。

如同以下的对话出现,更加提高了状元教育的逼格。

“对不起,卢准爸爸,我们觉得您还是去别的培训部看看,毕竟卢准的天赋还是不错的,就是不太适合我们培训部的教学。”

“周老师,没关系没关系,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
……

“不好意思啊,徐睿妈妈,徐睿上个期末的成绩,我们也没有想到。徐睿的资质还是不错的,或许是我们的教学不太适合徐睿,您再看看别的培训部,看看有没有适合他的老师。”

“好的,周老师,先前让你费心了。”

……

“志成妈妈,事情就是这样的。可能是我培训部的教学模式不太适合志成,您可以再看看其它培训部。”

“嗯,周老师,那我先看看。”

……

有了不错的生源,周安安针对上个学期出现的问题,将一些基础太差、被父母宠坏的中小学生一一辞退,去芜存菁,加强口碑的建设。

这个举动并没有让培训部的学生不少,反而是一些原本观望的家长快速定了下来。

有时候家长就是这样,谁都能进的培训部,她们还一点都看不上。

有了门槛之后,瞬间就感觉不一样了。

人心,就是如此。

“阿姨,还忙得过来吗?”

开学才两天,周安安关心了一下后勤。

晚辅课程,伙食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。

若是孩子不喜欢,那家长也不会干脆缴费的。

“还行,就是怕周六的时候忙不过来。”

想了想,负责伙食的孙大嫂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上个学期的周六,中饭的时候,都是有好几个兼职老师过来帮忙的。

今年晚辅的人数增多,她已经感觉到有点累了。

“那你帮我看一下,再找一个厨师。工资,和您之前一样,我给您加两百一个月。”

学生多了,周安安觉得在伙食上加大一点投入,是有必要的。

反正,也就一个月多千把块的工资开支而已。

“好的,我一定给您找个合适的。”

听到让自己找人还加了工资,孙大嫂精神一振,大包大揽地说道。

不过农历二十,小学培训部的140人已经部满额,原本并不火热的周末特色班也水涨船高。

中学部方面,周安安没有太多的变化,依旧是周六周日两个班分开。

只不过在现有的基础上,周安安特设了一个‘状元班’,顾名思义,就是培养冲击鹿城一中、海州一中的尖子生。

状元班独立于周末加强班之外,分别在周五晚和周六晚开课,一学期只需要一千元学费。

得到培训班通知的家长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,都大方地交了学费。

这一点,周安安觉得完是这些家长赚了。

等到这一期效果出来,下一期状元班的价格,那就得说道说道了。

旁边的培训部老板们都觉得状元教育的小老板赚钱有点丧心病狂,坐等着看好戏,殊不知这个被他们当做好戏看的‘状元班’才是周安安真正的杀手锏。

可以想见,若是‘状元班’的学生大部分乃至部考上鹿城一中或者海州一中,那引起的轰动,足以奠定状元教育在鹿城的首席地位,没有之一。

“呼。”

趴在桌上,周安安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不停跳动。

周安安和美眉偷偷发短信的之余,转头看了看,发现大部分的男生都趴在那里补觉。

新的一周,周安安他们也开始了第一堂课。

新年伊始,讲师教授们也都没什么精神,课堂纪律很是松散。

提前两天回学校,男生们的精力都在网吧通宵中透支了,不过到了下午放学一定又是生龙活虎的一条好汉。

“大家辛苦一点,多用心。”

周一下午,周安安召开一周的例会,部三十二位兼职老师齐聚一堂。

在原先二十二位兼职老师的基础上,周安安再次从学校里招了十位兼职老师,其中他自己班里就有五位女生。

三十二位兼职老师,普遍都加了每月一百的保底工资,周末的课时费从三十元变成了四十元,毕竟班里的人数较之上个学期多了一些。

另外,周安安还和两位大四的学姐签订了职合同,每日下午两点到培训部备课,持续到晚上八点半,月薪一千六,话费车费补贴另算。

“好的。”

面对正经的小老板,大家脸上带着肃然的面容。

虽然工资涨了,但是赏罚制度也更明确了。

谁都不想,成为杀鸡儆猴的那只鸡。